哗啦,哗啦。

  耳边传来海浪拍打岩石的规律声响,浓郁夜色伴随着浪涛声由远及近地快速靠近,从四面八方滚滚而至,潮湿而阴冷的空气黏糊糊地附着在皮肤表面,丝丝森冷顺着毛孔渗透到血液之中,不知不觉地汲取着体温。

  嘶,嘶嘶。

  毒蛇吐信般的微弱声响在寒冷刺骨的空气里蔓延,鸡皮疙瘩啪嗒啪嗒地蹿出来,脚步开始变得迟缓僵硬起来,如烟似雾的墨色缠绕住了脚踝,宛若冰蓝色湖泊深处的水藻般,拉拽着身体一点一点缓缓地下坠沉没。

  猛地转头,就可以看见一个隐隐绰绰的暗影盘坐在天花板角落,因为紧闭而捕捉不到任何光芒的眼睛,却似乎正在静静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然后,不知从哪个角落汩汩翻滚出来的湖水就如同夜色般满溢起来。

  恐惧和慌乱死死地抓住心脏,徐徐收缩握紧,鸡皮疙瘩就这样猛地收缩回去,呼吸一窒,转身拔足狂奔落荒而逃。

  轰轰,轰轰。

  正前方却点燃一片浩瀚火海,在深蓝色的湖面之上燃烧,以燎原之势浩浩荡荡地侵袭而来,明艳的火舌舔舐着夜色,鲜亮的橘红色汹涌地蚕食着那漫天墨色,映衬着整个世界变成孔雀蓝,妖冶而张扬地铺陈开来。

  死亡的威胁如同凌冽刀锋一般快速滑过喉咙,只察觉到一凉,倒吸一口凉气就可以真实感受到那股刺骨的寒冷入侵灵魂,条件反射地抓住喉咙,双眼睁开,猛地坐立起来,胸膛急剧起伏,大口大口地剧烈呼吸着。

  头疼欲裂!

  太阳穴正在用力抽搐拉扯着,从脑干穿过脊椎抵达脚跟的神经完全绷直,狠狠一拉,浑身肌肉都紧绷到极致,濒临炸裂,强烈的抽痛感排山倒海地倾覆下来,整个后背都被冷汗湿透,胃部的翻滚让人忍不住干呕。

  噩梦。

  可怕的噩梦。

  刚刚发生那所有以假乱真的一切,全部都只是一个噩梦,过去一周反反复复缠绕自己的那个梦魇,今晚又再次出现了。

  逼真的死亡感让喉咙感到一凉,猛地坐立起来,那铺天盖地的妖冶色彩就全部褪去,梦境终于苏醒,整个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打湿。

  然而,今晚的梦境着实太过逼真,如此栩栩如生,置身于火海之中的时候,他甚至恍恍惚惚地感受到那烫伤皮肤的灼热正在蔓延。

  就好像火舌真的正在舔舐自己的皮肤。

  等等,那种灼烧感是真的?

  真的!

  被梦魇牢牢抓住脚踝而惊魂未定的霍登,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自己苏醒过来之后,却不是置身于自己的房间,而是围绕在一片火海之中——环视一周,他非常确定以及肯定,这绝对不是自己的房间。

  所以,梦境依旧没有清醒吗?

  此时,自己躺在深褐色的木地板之上,手掌支撑在上面还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旁边卷起了一张猩红色的华丽地毯,脚跟处摆放着两张墨黑色镶金边的鹅毛沙发,身侧则是一张古朴笨重的原木书桌,不远处火焰正在吞噬着厚重的天鹅绒窗帘,噼里啪啦的火焰正在摧毁着眼前的美好,有种世界末日的凄美与壮阔。

  火焰?

  对,火焰。

  生死关头居然又走神了。

  扫视一圈之后,霍登才意识到,火焰正在快速侵蚀着这个木质结构房间的角角落落,而躺在正中央的他即将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所以,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梦境到底清醒了吗?还是说,这是另外一个噩梦?就如同“盗梦空间”一般,梦境套着梦境?

  他清楚知道自己房间的脏乱模样,绝对不会是现在的样子。那么,如果不是梦境的话,又怎么解释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呢?

  然而,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慢慢思考,就算依旧是噩梦,逃命也是当务之急——

  “啊,好烦,又要逃跑,难道不能因为是噩梦就偷懒一下吗?”

  到底是在梦境之中体验被活活烧死的刺激呢?还是狂奔三百米逃命的畅快呢?

  尽管霍登非常非常想要选择前者,但认真思考权衡一番之后,他还是认命地轻叹了一口气,一个骨碌就站立了起来。

  此时,自己躺着的位置展露出来,可以看到地面上绘制着一个古怪图形,错综复杂的图案拼接让人有些头晕眼花。

  快速扫描一眼,确定自己从来不曾见过,然后霍登就转移视线,匆匆横扫整个房间,火焰还没有完全蔓延起来,但浓浓的烟雾却阻碍了视线,好不容易,才在火苗吞噬掉窗帘之后显露出来的窗户方向捕捉到了盈盈折射光亮。

  当机立断,霍登就左右看了看,找到一张酒红色的天鹅绒矮凳,高举起来朝着窗户用力投掷了过去。

  “哐当!”

  窗户玻璃应声而破,然而霍登率先注意到的却是窗棂的形状——上半部分是一个圆拱形状的马赛克彩色窗户,阳光穿透玻璃洒落在地板上,如同万花筒一般斑斓多彩,而且挑高也遥不可及,这显然不是他所熟悉的建筑样式。

  紧接着,窗外那条潺潺流动的河流才吸引了霍登的注意力。

  轰隆!

  竖立在墙角的落地钟轰然倒塌,连带着悬挂在墙壁上的雕像也坠落下来,流火四窜,滚滚热浪正在舔舐着皮肤表面的汗毛,刺痛感直接炸裂,烟雾与灼热越发靠近,近在咫尺的死亡触感让霍登完全紧绷起来,稍稍退后两步,然后全力冲刺助跑。

  冲刺!蹬地!跳跃!

  以一个鱼跃的姿势跳出窗口,蒸腾氤氲的炙热就被留在了身后,伴随着猎猎作响的狂风,清爽的水汽也扑面而来,皎洁月光将他也染成了一片银色,那深青色水面在瞳孔之中逐渐放大,然后就直接钻入水面,让冰凉的河水包裹住身体。

  从热到冷,从上到下,温度和重心的变化让整个世界开始颠倒震荡起来,正当霍登以为噩梦再次苏醒的时候,他却猛地一下穿破水面,那正在熊熊燃烧的房子再次出现在瞳孔倒影里:

  他依旧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

  寒冷潮湿的水汽刺激着脑门,一阵接着一阵的抽痛再次清晰起来,就如同一根钻头正在脑浆之中翻滚,海妖尖叫般的刺痛在灵魂深处爆发,不由自主抬手狠狠拍了拍脑袋,试图阻止疼痛,不想却让那些断断续续的记忆碎片从底部翻滚上来——

  霍登-赫洛。诺斯尼斯大陆,岩渊。塞克佩斯学院。

  一系列陌生的词汇强行塞入大脑之中,那种仿佛有人正在手握斧头劈砍自己脑袋的疼痛感再次炸裂开来。

  “奥格女神在上!”

  醒来!醒醒!清醒!

  前所未有地,霍登渴望着自己能够从噩梦之中苏醒过来,再次回到自己乱糟糟的狗窝里,再次从自己那张并不舒适的床垫之上醒来,他想念那张忽明忽暗的台灯、那狭窄到转不过身的浴室、那时断时续速度坑爹的网络、那酥麻到舌头没有知觉的辣子鸡,还有臭豆腐钵钵鸡麻辣烫红烧蹄膀酱牛肉佛跳墙糖醋鱼红烧肉牛肉羹……

  不是穿越吧?应该不是吧?

  啪啦……啪啦……轰……

  一阵汹涌的声响传了过来,霍登再次睁开眼睛,然后就亲眼见证了那栋两层高小楼从摇摇欲坠到轰然倒塌的全过程。

  漫天星辰洒落在天鹅绒般的墨黑夜幕之上,宛若银盘的圆月悬挂在天际,清澈而皎洁的奶黄色光辉笼罩着大地;扑腾扑腾的火焰乘风而起,洋洋洒洒的灰烬漫天飞舞,刺鼻的气息跟随着黑烟滚滚在空气之中蔓延,有种壮阔之感。

  夜色之中的宁静隐隐勾勒出一股悲壮。

  放松身体随波逐流,视线余光可以捕捉到不远处正在逐渐明亮起来的住宅灯光,似乎纷纷睡梦之中惊醒。

  稀稀落落的少量人群第一时间就跑了出来,或家门口驻足,或上前来到河岸边,注视着正在燃烧的房屋,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响倒是让霍登回想起了家乡里街坊邻居围观吃瓜的场景,只是眼前的装扮风格却必须倒流数个世纪——

  拉绳式开领衬衫搭配高腰长裤和长靴,宽大拖地的桑麻长裙披着一条流苏围巾,脏兮兮的深灰色破布T恤搭配深褐色的皮革外套……

  赫!

  霍登猛地深呼吸一口气,重新潜伏到水底,屏住呼吸,顺着河流涌动的方向被动漂流着,将自己的踪影隐藏起来。

  虽然霍登依旧无法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穿越,他也暂时无从得知脑海里那个霍登-赫洛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但他没有忘记一件重要的事:

  为什么自己出现在那个屋子里?为什么自己躺在一堆符号上面?为什么现场没有其他人?为什么有人试图烧掉那栋房屋?

  假设,对方放火是为了杀死他,那么凶手是否隐藏在人群之中,确保他的死亡呢?还有他刚才跃出窗户的动作,是否被察觉到了呢?对方意识到他还活着的话,是否会继续追杀他呢?对方又为什么试图杀死他呢?亦或者,他只是被无辜牵连的路人甲?

  所以,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他是被追杀者,还是追杀者?

  问号问号还是问号。

  脑海之中涌动着太多疑问等待解答,他甚至无法确定自己的身份,只是觉得头疼欲裂,而显然此时此地绝对不是静静整理思路的最好时机。

  穿透水面,可以看到喧闹围观人群渐行渐远,悬挂在天际的圆月依旧在静谧地绽放着光晕,星星点点的精灵扑腾着翅膀在远处地平线附近上下飞舞着,银色辉光如同星尘一般翻飞氤氲着,勾勒出森林的辽阔与苍莽,凛冽的夜色也不由沾染了些许温柔,澎湃的水汽和神秘的黑暗在月光之下交汇融合。

  精灵?

  气息?

  霍登缓缓闭上眼睛,他现在百分百确定,自己的大脑经历极热极冷的双重刺激,而且还经历了梦魇和谋杀的双重冲击,正在产生一系列幻觉。

  如果这是一个梦境,他觉得现在就是苏醒过来的最好时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免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