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爬上霍登的嘴角,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来,懒洋洋得如同正在晒太阳的短耳猫般,闲散而随意的神情由内而外散发出一股放松,即使此时正在遭受胁迫,也丝毫察觉不到慌乱和局促。

  更不要说恐惧了。

  “我已经分享了信息,那么,现在应该轮到你了,你到底是怎么找到乌玛尼教会的?你又是怎么注意到我的?”

  短短几个来回,霍登就完成了反客为主的局势扭转,眼前的冰山神色冷峻、眼神凌厉,但眉宇之间还是能够隐隐捕捉到些许青涩,粗粗打量起来,应该和霍登差不多年纪——也就是十八岁十九岁的模样。

  面对霍登的反问,他稍稍沉默了片刻,却拒绝妥协,依旧按照自己的节奏追问,“你刚才说,在菲洛子爵的私邸苏醒过来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你确定吗?没有看到塞缪尔的身影?”

  这次,保持沉默的却轮到霍登了。

  霍登依旧维持着那个慵懒的笑容,仿佛没睡醒的模样,静静地投来视线。

  眼前这座冰山的手臂猛地往前压了压,一股手指粗细的雷电就蹿了过来,霍登的肌肉再次僵硬起来,整个酥麻感非常明显,手臂连贯肩膀的部分甚至能偶隐隐感受到抽搐感,不确定这是因为对方增加了威力,还是因为自己身体超出了负荷。

  霍登咬紧牙关,却没有了第一次触电的慌乱,下颌线条微微僵硬起来,连带着嗓音也稍稍沙哑起来,“你拒绝相信一个陌生人,那么,你凭什么认为,我就应该相信陌生人呢?我甚至不确定你和塞缪尔什么关系。”

  “因为你没有选择。”冰山脸色一冷,抬手就再次准备电击霍登。

  不想,霍登毫无预警地往前一个上步,右手抓住了对方的左手,同时左手快速抵住了对方的腰际。

  冰山可以明显察觉到自己被压制住了,左手传来一股冰凉的酥麻感——难道是冰属性灵能?指尖暂时酥麻,以至于没有办法完成灵能施法动作;腰际则感受到一个尖锐的硬物,似乎随时都能够穿破自己的皮肤。

  “大意了!”

  脑海里瞬间就闪过一丝慌乱,原本以为自己占尽上风,注意力稍稍没有跟上,对方就重新抢回了主动。

  霍登可以明显察觉到,冰山的浑身肌肉都僵硬起来,那种紧绷到随时都可能炸裂的压抑感,迸发出一股愤怒——表面察觉不出来,而是隐藏在冰山底下的火山,正在汩汩沸腾。

  但在霍登看来,他并不担心对方爆发,相反,他觉得这是好事——面对一个冷血无情的机器才是最困难的。

  然后,霍登就缓缓往前压了过去,两张脸孔逐渐靠近,危险的警铃在脑海里拉响,却见霍登脑袋微微一偏,靠在对方的耳边,同时左手的锋利硬物又往前顶了顶,沙哑的嗓音如同深夜在汪洋大海航行的船只。

  “小心,我们都在刀尖之上狂舞。在我看来,如果你真的是塞缪尔的家人或者朋友,那么,我们应该站在同一阵线之上。”

  说完,不等对方反应,霍登的右手拉出对方左手用力一扯,顺势扛过肩膀,右脚快速切入他的双脚后面,一拉一拽,干脆利落地就将对方放倒在地;紧接着,没有停留,脚步一抹,转身就消失在了濛濛细雨之中。

  因为霍登知道,自己那一点点雕虫小技,很快就会露出马脚,那冰山马上就会意识到,刚才的反客为主其实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他的左手没有武器,依旧是自己的钥匙,不够锋利也不够坚硬;他的右手也无法灵活地使用灵能战斗,只是异想天开的一次尝试而已,率先用水元素包裹住对方的拳头,然后集中注意力让水的温度降低。

  其实,他试图模拟出冰箱或者冬天湖泊的效果,水与冰之间必然有着相同之处;但他自己也不知道能否成功,只是充分利用自己的想象力而已。

  胆大包天地做出了尝试,而即使成功了,效果也持续不了多久,因为根本就没有实质伤害。

  怎么使用灵能战斗?怎么灵活运用灵能?

  霍登现在一无所知,来来回回的小把戏,也就是那么一招两招,就好像魔术师终究不能大变活人一样。

  纸老虎,一戳就破。如果不是仗着自己手脚灵活,用物理攻击绊倒对方,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踏踏踏。

  踏踏踏。

  脚步踩着雨点和水声,那座冰山满脸错愕地躺在地上,慢了半拍,他也察觉到拳头的酥麻感只是错觉而已;此时,顺着渐行渐远的声响望了过去,然后就看到对方在离开巷子的转弯处,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一眼——逃跑过程中,居然还有时间欣赏狼狈跌倒姿势?

  “咻。”

  然后,那个身影就这样消失了。

  “啪。”

  那座冰山也重新躺到了水中,右手紧握成拳,重重地捶打了一次地板。

  ……

  塞缪尔?

  裁缝店?

  搜索着脑海里零碎的记忆片段,事件不仅没有清晰起来,反而越发模糊了:因为隐藏在背后的拼图正在逐渐扩大。

  以霍登的家庭状况来看,他是不可能前往裁缝店订制西装的——也没有需求,那么,前往裁缝店的原因是什么?又或者说,目的是什么?

  同时,在霍登之外,塞缪尔也失踪了,那么,塞缪尔是死亡了吗?还是说,塞缪尔和他一样死里逃生了?如果是前者,塞缪尔又是在哪里遇害的?这就是幕后黑手烧掉私邸的原因吗?还有,在他们之外,是否还存在其他受害者?

  此时,霍登的记忆还是非常零碎,甚至就连“塞缪尔”这个名字都依旧显得陌生,不太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认识对方。

  迷雾越来越浓厚,然而线索依旧有限。

  但霍登反而越发冷静下来,只要事情曾经发生过,就必然能够留下痕迹,只需要一点一点把线索串联起来,他的记忆和事实真相也就能够浮出水面;而且,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真相,而是回家。

  比起真相来说,霍登更加好奇自己身体底下那个图案与时空之门是否有联系。

  如果可以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打开时空大门,选择回家;那么,火灾的真相和背后的阴谋也就不再重要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免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