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登确实没有给错小费——

  一方面是因为他并没有随身携带奇尼,一方面则是因为他还有更长远的打算,虽然他现在也是囊中羞涩,但为了自己的回家计划,他还是需要提前完成布局。

  接下来一段时间,他需要稍稍理清思路,而后就开始打探消息,他相信刚刚这位混迹街头的小男孩能够打探到更多常人不易察觉到的消息。

  用金钱购买消息,简单直接,但花销太大,而且真假难辨;提前布局,通过收买人心来确认消息的真实性,这才能够用最小的投入让利益最大化,此时的一托匹,可能未来就能够发挥出比一基斯还要更加昂贵的价值。

  注视着小男孩开心跳跃的背影,霍登的眼神光芒隐藏起来:孩子,记住一个真理,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

  紧接着,霍登坐直了身体,将圆桌之上的酒杯端了起来,并没有着急饮用,而是从色泽和味道观察起来。

  原本以为自己还未满十八岁,不能在酒吧购买酒精饮料;结果却非常顺利,细细回想之后才记起来,莱雅帝国官方规定,十四岁以上就可以合法饮酒,酒吧的年龄限制也同样如此,除非是特别服务场所。

  眼前这杯金缎啤酒,被称为是“岩渊骄傲”,因为色泽堪比金色绸缎般柔软而细腻得名。

  岩渊地处莱雅帝国东南部区域,距离海洋并不遥远,盛夏多雨冬天多雪,但飓风或者地震之类的自然灾害却并不多见,得天独厚的气候和地理位置,让这里远离诺斯尼斯大陆的战争与纷争,从而能够专心致志地研究科学与知识。

  城市西南侧方向的郊区拥有一片广袤无垠的森林,可以一路延伸到海岸线,将莱雅帝国最恢弘也最壮阔的悬崖景观一览无遗;而得益于附近的气候,那里生长着一片独特的紫棘树,能够生产出独一无二的紫色蜂蜜,而紫棘花也同样能够入药进食,这也成为岩渊为数不多的特产之一。

  金缎啤酒就是用紫棘蜂蜜和紫棘花所酿造出来的。明明材料为紫色,却在酿造过程中演变为金色;而且,浓稠顺滑的酒精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却伴随着时间的推进而越来越淡,最终彻底消失不见。

  堪称独树一帜。

  越是高级的金缎啤酒,气息越是清淡,同时色泽就越是浓郁,如此特性也让金缎啤酒赢得了无数讨论,就连莱雅帝国的贵族们也备为追捧,愿意为顶级的金缎啤酒一掷千金,骇人的价格始终居高不下。

  对于平民百姓来说,高级金缎啤酒就无缘品尝了,但至少,他们可以品尝低级金缎啤酒,“享受着贵族老爷们的待遇”。

  此时,霍登手中这杯不到巴掌高的金缎啤酒就要两托匹,总觉得自己还没有来得及漱口就要见底了。

  淡金色的液体冒着一颗颗珍珠般的气泡,表面之上没有太多泡沫,似乎清澈见底,柔软却明亮的色泽非常漂亮;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甚至因为太过浓烈而令人忍不住皱起眉头,不由自主地怀疑只是甜甜的水果酒或者花酒,根本就只是一个噱头而已,然后以香精来糊弄消费者,口感根本经不起考验。

  尽管霍登表示强烈怀疑,但他还是秉持着“神农尝百草”的心情,轻抿了一口,没有着急着吞咽下去,而是细细地用舌尖品味起来——

  出人意料的是,入口非常清淡,浅浅的甜味就如同些许糖霜零零散散地洒落下来,隐藏其中的麦香并没有被遮掩掉,反而被映衬得越发醇厚,一种干爽轻盈的木质香气在舌尖味蕾之上一层一层地晕开。

  呼啦。

  在意识到之前,舌尖轻轻一卷,酒液就这样顺着喉咙滑落下去,那淡淡的甜味清香从鼻腔里氤氲出来,让人忍不住就想要闭上眼睛细细地回味,恍惚之间产生一种毛孔全部打开,香气蒸腾而起的错觉。

  客观来说,口感还是稍稍有些浅显,尾劲不足之余,香气也不够醇厚,整体来说酒体还是太过轻薄。

  但瑕不掩瑜。这仅仅只是两托匹一杯的金缎啤酒而已,实际体验就已经远远超出想象,那么真正最高级的版本呢?

  继雪鹿之后,霍登又再次找到了意外惊喜。

  “砰!”

  “哗啦啦!”

  “啪!”

  正当霍登正在认真品味金缎啤酒的时候,一阵喧闹声就突然爆发起来,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近在咫尺的打斗。

  此时才不过正午时分,酒吧就已经开始出现醉酒斗殴事件,这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一眼就可以看到,正在挥拳的两位绅士,其中一位赫然是那名伤疤大汉,而他的对手则是刚刚同桌坐着的一名西装绅士——原本格格不入的画面,现在似乎找到了理由,卷起袖子挥舞拳头反而更加合理。

  “小心!”

  眼看着这两位绅士扭打在一起,跌跌撞撞地朝着正后方冲了过来。

  有些意外的是,那名伤疤大汉好像中看不中用,脚步踉踉跄跄之间,拳头根本没有能够挥舞到对方的脸颊上,屡屡挥空,节节败退。

  然后旁边正在观战的其他酒客们就纷纷扬声提醒起来,却不是担心伤及无辜,而是担心精彩被打断。

  其间还可以听到挥拳加油助威的声音:看着两位西装笔挺的绅士扭打在一起,这绝对是难得一见的画面。

  霍登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单手握住自己的酒杯,一站一靠,整个人就站立到了墙角,蜷缩起来躲避攻击。

  紧接着霍登就可以看到自己的桌子就被哗啦啦地直接撞翻,木屑横飞之间可以看到餐具和玻璃碎片到处都是,就好像烟花炸裂一般。

  砰!

  伤疤大汉轰然倒地,地面的碳灰震荡起来,但那名绅士却依旧不愿意罢手,上前抓住了伤疤大汉的衣领,右手拳头狠狠地砸了下去,嘴里还在喋喋不休地抱怨着咒骂着,激动的情绪根本安定不下来。

  “你就是垃圾!明白吗?一个垃圾!不要再说你是我的朋友!我没有你这样的朋友!如果再让我看到你,我会亲手把你杀死!然后把你丢在白石深渊里面,祈祷着你永远待在黑暗里慢慢腐烂!永远!”

  啪!

  啪!

  视线之中可以清晰看到鲜血飞溅的轨迹,场面一度血腥,然后那位绅士的另外两位朋友终于冲了过来,一左一右地将他拉拽起来,嘴里不断劝阻着;但这位失去理智的绅士却依旧不依不挠地试图用腿踢打伤疤大汉,嘴里的咒骂声音根本停不下来,口沫飞溅地怒吼着:

  “我要杀了你!见鬼的家伙!”

  场面依旧无比混乱,桌子和椅子倒了满地都是,嗡嗡作响的议论声稍稍平复些许,紧接着一个声音就呼喊起来,“卡桑!卡桑!你怎么了?卡桑!坦姆齐男神!死了,卡桑真的死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免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