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场面一片混乱,一名绅士拉扯着那位拳打脚踢依旧拒绝罢休的男士后撤,另外一名绅士则上前试图拉起倒在地上的伤疤大汉,却没有想到,他的表情大惊失色,持续不断用力摇晃着伤疤大汉的身体,因为惊恐而变形的声音连连呼喊起来。

  “卡桑!卡桑!你怎么了?卡桑!坦姆齐男神!死了,卡桑真的死了。”

  说着说着,一股后怕从掌心攀爬上来,那名绅士不由连连后退,甚至顾不上自己的仪态,手脚并用地往后爬了出去,满脸写满了慌张与恐惧,转头看向自己的两位朋友,呆愣愣地不断重复着同一句话,“卡桑死了!”

  “赫!”

  周围人群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有慌乱有雀跃,有恐惧有激动,各式各样的情绪如同水面底下的暗流在涌动着。

  “居然真的死人了。”

  “怎么回事?”

  “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低低的议论声在汩汩沸腾着,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人群将“凶案现场”包围起来,刚刚站在吧台里的那名疑似酒保老板的人正在努力拨开人群,试图走进来。

  而坐在隔板外侧的那名舔舐手指酒液的妇女则站在椅子上,踮起脚尖从隔板上方望了过来,声音里抑制不住亢奋地尖叫到,“杀人了!真的有人杀人了!”

  唯恐天下不乱的呼喊让人群立刻开始涌动起来。

  而那位妇女还没有罢休,朝着衣衫不整、面红耳赤的那位打架者望了过去,“你杀死了他!你这个凶手!”

  刷刷刷。

  全场所有视线都齐齐朝着那个人望了过去,根本不需要过多语言,眼神就已经写满了控诉:他的拳头和衣服之上还残留着没有冷却的血液,完全就是凶案现场被直接抓包,所有来龙去脉全部一目了然。

  迪米特里-特莱福不敢置信地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反应不过来,愣愣地站在原地,满脸都写着恐惧与慌乱,挣脱了好友的控制,三步做两步地快速上前,双膝跪地地爬在了死者身边,迟疑地不敢用双手触碰那个身体。

  “卡桑?卡桑!卡桑-哈里斯!这不好笑!这一点都不好笑!现在不是恶作剧的时候!”

  双手终究还是触碰了上去,那依旧带着体温的身体并没有特别的异常,似乎只是闭着眼睛屏住呼吸罢了。

  “卡桑?醒醒!”迪米特里完全不敢相信正在发生的一切,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这一定是一个恶作剧。

  手脚并用退到后面的雅各布-汉森终于回过神来,又重新手脚并用地爬了回来,双手拉住了激动的好友,“迪米,这是一个意外!这只是一个意外!所有人都在场看到了,我们都知道,你不希望这件事情发生,这纯粹就是一个意外。坦姆齐男神在上!”

  围绕在四周的吃瓜群众们却有些迟疑:

  从表面来看,这的确是一次醉酒斗殴事件走向不幸结局的意外;但现场所有人都听见了那些威胁言论,谁又能够确定,迪米特里不是故意致对方于死地而偷偷下狠手呢?

  这可能是意外,但也可能是谋杀。作为旁观者,他们也说不清楚。

  迪米特里可以感受到那些灼热视线的瞩目,息息索索的低声议论全部隐藏在沉默背后,排山倒海地压制下来,无形之中的压力层层叠叠地堆积起来,瞬间就把他逼迫到了墙角,意识终于清醒过来。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迪米特里连声否认到,但四面八方涌动的视线却正在讲述着另外一个故事,他焦急而慌乱地试图用视线求助,“我没有杀死卡桑,真的,我没有!”

  然后,他就看到了贴着墙角、隐藏身形的年轻人,端着一个酒杯,似乎因为太过惊讶而把酒杯放在了胸怀之中,如同正在保护酒杯但其实是自我保护的下意识动作,巨大的惊吓让他看起来没有表情。

  “你!你看到了,对吧?”迪米特里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你全部都看到了,我只是捶打了他几拳而已,我没有下狠手,对吧?我……我……这只是一场再正常不过的打架,我根本没有故意下狠手!”

  迪米特里朝着年轻人快速爬了过去,双手牢牢地抓住对方的脚踝,哀切的眼神发出求救,“我只是想要教训他一下,他明明答应了,却又临时反悔,那我应该怎么办?我没有想要杀他,只是想要打他一顿而已。”

  “你都看见了,对吧?”迪米特里连声不断重复着,翻来覆去、语无伦次,没有重点。

  雅各布也连忙跟了过来,将迪米特里的双手拉开,“不要欺负未成年人,他已经被这里的意外吓傻了,他怎么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迪米,我们都知道,你不是真的要杀卡桑的,这是意外。我们都看到了。”

  “不,不不不,不!”迪米特里依旧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亲手杀人了,精神似乎陷入了混乱,“我没有我没有。”

  “米洛,还不赶快过来帮忙?”雅各布抬头朝着另外一个同伴呼唤到,“我一个人没有办法控制住迪米。”雅各布的声音微微颤抖着,竭尽全力试图控制迪米特里,然而陷入疯狂的迪米特里却正在爆发蛮力。

  米洛-丹尼尔斯终于反应了过来,快步冲了上来,帮助雅各布控制住了迪米特里。

  “不!不!”迪米特里撕心裂肺地嘶吼着,似乎依旧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亲手杀人的事实,围观群众都纷纷流露出扼腕的眼神——

  虽然这是意外,却送别了一条无辜的性命;而且,那个失手杀人的当事人也恐怕难以挥别这段心理阴影了。

  从只言片语之中就可以做出判断,他们应该是交情不错的朋友。显然,没有人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

  迪米特里依旧留恋地朝着墙角少年投去视线,“帮帮我!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

  但他现在浑身上下是嘴都说不清楚了——在场的目击证人至少有三十人以上。

  雅各布也被迫望向了那名好像被吓得说不出话的少年,“意外,我们都知道,这是一个没有人希望发生的意外!你看到了,我们也都看到了,我们都能够为他作证,他只是失手而已,这不是迪米的本意。”

  “如果是我,我就不会那么确定地说,这是一个意外。”有人开口了,但内容却有些惊悚,全场都惊呆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免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