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我,我就不会那么确定地说,这是一个意外。”

  全场混乱局面之中,终于有旁人开口了,但波澜不惊的口吻却正在说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惊悚内容:

  不是意外?

  那么,难道是蓄意谋杀?

  “三个瘸子”酒吧老板古兹明-立普尼克终于穿过重重人群进入到最中心的位置,视线朝着声音来源望了过去,那面无表情的脸庞分辨不清楚情绪,深邃而沉静的眼睛细细地注视着那个身影,认真打量着。

  对方似乎注意到古兹明的视线,眼角懒洋洋地轻轻扬了起来,对着他露出一个慵懒疲倦的浅浅笑容,然后端起怀抱之中的酒杯,轻轻示意了一下,似乎正在称赞:好酒!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一股镇定。

  显然,他绝对不是雅各布口中的“被吓傻的未成年人”。

  陆陆续续地,周围所有视线也都跟随着古兹明的眼神朝着角落里那个少年望了过去,此时才注意到那是一名书卷气十足的少年——就如同岩渊数不胜数的年轻学子一般,大街小巷都能够经常看到身影。

  “意外!这当然只是一个意外!”

  严厉的呵斥平地而起,雅各布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举起手指对着那个少年,义愤填膺地咒骂起来。

  “不要满嘴胡言乱语!迪米绝对不可能杀死卡桑的!你这个胡子都还没有长出来的家伙,不要随便胡诌!迪米和卡桑只是发生了肢体冲突而已,那些都是气话,迪米是不会杀人的。你不要随便诬陷迪米!”

  老实说,霍登真的非常非常不想多管闲事,他相信治安队能够查明真相,这应该是执法队伍的工作。

  但眼前这些人,一个两个都拉拽着他作证,而且还言之凿凿地信口胡言,他着实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差一点就要掀翻他的酒杯,并且打断了他享受美食的时间,这让霍登非常生气。

  “享用食物是一件非常神圣而幸福的事情,怎么能够被胡乱打断呢?用餐时间,就需要保持快乐心情!”

  全场视线息息索索地朝着霍登投射过来,而后又朝着迪米特里投射了过去——

  如果不是意外,这也就意味着,迪米特里谋杀了卡桑?

  迪米特里似乎已经灵魂出走了,以一种遭受雷劈的姿势坐在地上,恍惚之间就连呼吸都已经忘记了。

  米洛的震惊、雅各布的激动和卡桑的沉寂,交织在迪米特里的茫然之中,所有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你才是一个凶手!不要随随便便指责他人,否则你的话语可能就会成为谋杀另一个灵魂的武器!”

  雅各布依旧在喋喋不休地指责着霍登的信口雌黄,竭尽全力维护迪米特里的名誉。

  然而,霍登却只是满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我只是说,这可能不是意外,而且也没有指责这位绅士就是凶手,你又何必那么着急地把所有过错全部叠加在我身上呢?还是说,你才是凶手?现在做贼心虚?”

  等等,这又是什么转折?

  “你知道自己正在胡说什么吗?”雅各布气极反笑,又郁闷又无奈,“从头到尾,我都没有触碰过卡桑,更没有殴打卡桑,我怎么可能是凶手呢?”

  围观群众们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嗡嗡的议论声再次朝着迪米特里投射过去——

  如果这不是意外的话,那么凶手就没有必要刻意寻找了,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了整个事情的发生,根本就没有辩解的余地。

  霍登从墙角的阴影走了出来,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可以敏感地察觉到,怀疑与挑剔的视线立刻变得尖锐起来——

  稚气未脱的脸孔带着淡淡的儒雅书卷气,睡眼朦胧的眼睛似乎才刚刚从美梦之中苏醒,根本就不知道现场发生了什么的模样,右手还端着一个酒杯,与现场状况格格不入。

  看起来就好像侦探小说里“非常帅气但无关紧要”的路人甲,又或者是死者家属,短短两句话或者一段描写,然后就再也不会出场的角色。

  霍登却没有理会雅各布的辩解和嘲讽,也没有搭理周围那些质疑和消遣,脚步来到已经没有生机的卡桑身边,蹲下来,视线快速在周围打量扫视着,而后又小心翼翼地靠近尸体,尽可能不要触碰到尸体,却如同小狗一般,这里嗅嗅、那里嗅嗅。

  模样着实有些滑稽,周围的视线就越发错愕惊讶起来,甚至有人转移了视线,拒绝亲眼目睹如此荒唐的一幕。

  “你到底正在干什么?”雅各布意识到对方完全无视了自己,而后又靠近卡桑的尸体,情绪越发激动起来。

  “你应该学会安静,否则没有马脚也暴露出了漏洞,一不小心就真的成为凶手了。”霍登仍然是那不紧不慢的模样,简简单单一句话却直接被雅各布噎住了——

  试图反驳,却又觉得自己好像踩入对方的陷阱;闭嘴沉默,却又觉得自己好像被牵着鼻子走。

  “孩子,还是等治安队过来再说吧。”围观群众之中有人看不下去了,总觉得无辜的霍登就这样被卷了进去,于是主动为他解围。

  霍登点点头表示了同意,“当然,具体情况还是需要等治安队过来处理,请问,有人通知治安队了吗?”

  面面相觑!

  此时人们才意识到,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众人都忙着吃瓜,以至于没有及时反应过来,根本就忘记通知治安队了。

  包括古兹明也不例外,他的第一反应是确定现场是不是真的出现人命,如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话,那就不需要麻烦治安队白跑一趟了。

  现在经过霍登提醒,古兹明连忙转身朝着吧台挥了挥手,终于呼叫治安队了。

  “就现场的状况来看,虽然卡桑身上的确带着新鲜伤口,额头、嘴角、拳头等等地方,明显可以看到伤口裂痕;但这些都并非致命伤口,他的后脑勺也没有撞击到硬物,这意味着从外表来看没有致命伤。”

  “我们依旧不能排除内伤的可能,也许他的外表依旧完好,但五脏六腑都已经全部碎裂,满肚子都是血水,就如同内脏汤一样,这也是可能的。”

  看着霍登那张稚嫩青涩的脸庞,如此云淡风轻地说出如此血腥残暴的话语,脑补一下,现场观众都可以感受到胃部正在翻滚的酸爽滋味,这画风好像不太对劲呀。

  “但是,从尸体状态初步判断,卡桑的死因应该是毒药,而并非强力殴打致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免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