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从尸体状态初步判断,卡桑的死因应该是毒药,而并非强力殴打致死。”

  什么?

  毒药?

  霍登的话语就如同重磅炸弹一般抛入人群,整个酒吧都嗡嗡作响地炸锅了,七嘴八舌的议论瞬间淹没全场。

  “毒药?怎么可能?不,不不不,这不可能!为什么有人会试图毒杀卡桑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站在旁边的米洛,失魂落魄地望向躺在地上的卡桑,但焦点和焦距都溃散开来,剧烈晃动的瞳孔显示出不敢相信的神色,膝盖微微有些发软,以至于站不稳,微微颤抖的身体和激烈起伏的胸膛都暗示着正在分崩离析的世界,肩膀几乎就要无法承受如此沉重的打击。

  就在此时,米洛似乎回想起了什么,满脸错愕地朝着迪米特里和雅各布投去视线,微微闪烁的眼神泄露了心绪的涌动,虽然什么话语都没说,但震惊与恐惧交错的眼神却正在讲述着故事: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但迪米特里和雅各布此时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注意到米洛的眼神,自然也就没有做出反应。

  在嗡嗡作响的环境里,霍登继续发表着看法,“三个细节可以看得出来。”

  这简直就是惊世骇俗:霍登仅仅只是用眼睛和鼻子进行了“搜索”,然后就先是断定毒杀,而且还罗列三个线索证据?信口雌黄也不是这样来的,看起来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

  吃瓜群众们都抱着一种看玩笑的心态投来了视线,就好像欣赏五岁小朋友主动向大人炫耀自己的才能一般。

  霍登直接无视了那些眼神,在卡桑身边蹲下来,“从卡桑的嘴角就可以看到,他吐出来的血液隐隐有些黑色。”

  “而且,此前迪米特里正在与卡桑打架的时候,飞溅出去的血液也可以看到变化,最开始是鲜红色,但色调渐渐变红,尤其是额头伤口这里,已经明显是暗红色,最后再到嘴边,黑色非常突出。”

  顺着霍登的手指,周围的观众都纷纷踮起脚尖投去视线——但问题就在这里,酒吧的灯光并不明亮;而窗外明明是白天,也依旧借不到多少光线,这让众人的视野稍稍有些模糊,总觉得霍登在胡扯。

  “啪。”

  古兹明打了一个响指,五指聚拢的之间之上,漂浮着一颗白色圆球,散发出温和的光芒,周围的视野立刻就明亮起来;却见他的手腕轻轻一转一抖,白色圆球就脱离指尖,漂移到卡桑尸体的正上方。

  现场一目了然。

  霍登抬起头瞥了一眼如同圆月一般的光球,即使直视也感受不到光线刺眼,而且还能够脱离指尖掌控,长时间存在,这完全脱离了霍登的理解范围——这是不是意味着,灵能者的能力还在想象之上?

  随即,霍登也就收回了视线,注意力重新回到眼前的尸体上。

  顺着光线,霍登刚刚指点出来的细节就变得无比清晰起来,如果没有认真观察,那些细节也就错过了,毕竟,谁会没事好好注意血液的颜色呢?

  等等,那么眼前这位书生少年又是怎么回事?

  “同时,靠近卡桑的嘴边,就可以闻到淡淡的刺鼻味道,混杂了杏仁和铁锈的气息,血液和口腔之中都存在着。虽然被血腥气息掩盖住,但细细寻找还是不会错过的,这显然不是正常血液应有的气味。”

  霍登不得不注意自己的用词,避免出现这个时空所无法理解的词汇;而且,他也没有轻易判断着到底是什么毒药——归根结底,目前这里的未知事物着实太多,他的判断与推断也不能够百分百作准。

  但即使如此,现场群众们依旧发出了低低的议论声,人群明显躁动起来——

  此前无法理解的举动,现在陆陆续续找到了理由,那种新奇混杂着惊讶的情绪就难以抑制地涌动起来。

  不少人都试图往前挤靠,希望能够用自己的鼻子闻一闻血液的气味,看看那个书生少年的说法到底是不是真的。

  霍登的分析依旧没有结束,“最后一个细节就是,在卡桑的手掌背面可以看到一个小包,那是针孔扎手之后留下的痕迹,红肿的正中央呈现出淡淡的青黑色,而周围的色泽也不是粉红色,颜色正在渐变。”

  “也就是说,有人在卡桑的手掌背上刺了一针,注入毒素,然后等待毒素发作,坦姆齐的亲吻也就落在卡桑的额头之上。”

  霍登完成了最终的总结陈述——其实,同样的症状应该还有其他可能,但三个症状全部串联起来,毒发身亡的可能性就跃居到首位,这才是霍登做出判断的原因。

  “不,不不。”迪米特里终于回过神来,他连连摇头,震惊的情绪依旧没有褪去,似乎无法理解现场的状况。

  “卡桑很健康,他看起来非常健康。他……他还和我打架了,不是吗?我们真正地用尽全身力量厮打在了一起,他也没有任何问题。如果他中毒了,那么这一切就不可能发生,他早就应该直接倒下了。”

  迪米特里提出了众人最为好奇的一个漏洞。

  霍登却是内心忍不住吐槽:不是所有毒药都能够见血封喉的,好吗?

  “这应该是需要一段时间流动到心脏的毒药。”进一步检查,还是需要法医来完成,霍登只能完成初步推断,“毒药从手背进入身体之后,暂时还不会引发死亡,需要等到毒药进入心脏之后,才能够触发。”

  “所以,当卡桑与迪米特里互相厮打起来,这加速了血液的流动,促使毒药快速抵达心脏,加速了卡桑的死亡。”

  霍登说出了自己的猜测,然而却看到全场一片懵逼的表情,以至于他也有些慌张——哪个部分不对吗?

  “为什么?你可以告诉我们,为什么打架会加速血液返回心脏的过程?”那位拒绝浪费任何一滴酒精的中年妇女咋咋呼呼地说道。

  但众人却没有呵斥她,反而是纷纷点头表示赞同:看来,他们也没有能够明白这个解释。

  霍登忍不住陷入了沉思:难道这里的医学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以至于人们对于基础医学知识都不了解?

  抬起头,看着周围那一张张又好奇又激动的脸庞,霍登有些心塞,举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金缎啤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免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