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安队!全部蹲下!治安队办公!”

  稍稍慢了半拍,伊萨终于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但她还是没有能够预料到雅各布的狠厉毒辣,没有来得及阻止雅各布;反而是围观群众骚动起来,场面一度混乱,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伊萨有些困难。

  雅各布却是目光灼灼地注视着那束花骨朵,眼睛里绽放着狂热,一抹浓郁的黑色缓缓渗透到瞳孔之中,连带着脸色和唇瓣都变得深沉阴暗起来,似乎隐隐可以看到两团小火苗正在瞳孔深处熊熊燃烧。

  撕拉。

  撕拉。

  撕拉。

  花骨朵开始一片一片地快速凋零,越到里面就越是深邃,颜色逐渐从血红过度到黑色,慢慢显露出墨黑色的花蕾。

  “霍登!”

  古兹明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情况不妙,抬起头朝着霍登投去视线,却没有看到紧张或者恐惧的模样;相反,他能够清晰地看到霍登那懒洋洋的眼睛逐渐睁大,流露些许好奇和期待,瞳孔深处的光亮正在缓缓明朗。

  这……这又到底算什么什么回事?

  噗!

  下一秒,一声湿漉漉的爆破声就响了起来。

  是卡桑的尸体!

  胸口和腹部直接爆炸开来,混杂着内脏碎片的血雨如同小型喷泉一般绽放开来,瞬间将整个视野完全染红。

  “啊啊啊!”

  整个酒吧之中一片混乱,所有人都在争先恐后地朝着户外逃窜,然而霍登却依旧站在墙角没有移动。

  不是因为被吓傻了,也不是因为准备逞英雄——即使有这样的想法,霍登也束手无策,作为一个初来乍到的黑户,他也不知道面对这样的情况应该怎么处理;但霍登必须承认,他有些好奇事情会如何发展。

  “反正自己都应付不过来,与其逃跑,不如欣赏。不过,自己这样子会不会太过镇定,要不要尖叫两声配合一下演出呢?”

  霍登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眼前正在上演的这一幕,右手还不忘遮挡住自己的酒杯,然后就可以看见那些血雨并没有扩散出来,而是被那束悬浮在半空中的花蕾全部吸收,只有那些内脏碎片哗啦啦地掉了一地。

  紧接着,一支触角从卡桑的肚子里伸出来,朝着那束花蕾伸了过去。

  确确实实就是触角!

  看起来有些类似于章鱼的触角,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些吸盘,纤细却柔韧的触角从一堆黑色黏液之中挣扎摆脱,试图卷向花蕾,但它的力气似乎有些不够,伸展到了一半就没有能够再继续延伸下去。

  “嗖!”

  就在此时,一道白光化作箭矢,夹带着破空之势朝着花蕾全力冲刺!伴随着干脆利落的一声闷响,就这样从正中央穿过那个花蕾,却没有能够将花蕾击碎,只是留下了一个黑黝黝的孔洞,冒着轻烟。

  箭矢的势头丝毫不减的全力前冲,最后撞击到墙壁才演变成为一对白色粉尘,以粉身碎骨的姿态烟消云散。

  不远处可以看到古兹明左手为弓、右手扣弦,没有弓也没有箭,只是虚空地做出一个拉弓射箭的姿势,却真实地发射出了一道白色光箭——看起来应该是光元素凝结而成的箭矢,紧要关头打破施法。

  潇洒而挺拔的身姿瞬间迸发出了与众不同的气质,就连眼神都变得凌厉狠辣起来,弥漫着一股杀气。

  慢了半拍,随后就可以看见那束花蕾一点一点化作星光烟尘,如同打破的沙漏般一点一点地缓缓下坠,弥漫在空气中没有来得及完全消散的血腥气息萦绕其中,黑色与红色的交融居然有种生命消散的哀伤。

  但很快就被打破了。

  “啊!”

  尖锐刺耳的尖叫声从卡桑的腹部里发出来,那根触角严重弯曲蜷缩,剧烈地扭曲着,似乎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那股摩擦玻璃般的刺耳声音似乎可以穿透耳膜,直接作用在脑海之中,一下一下地滑过大脑的沟壑,发自灵魂深处的疼痛瞬间爆发出来,根本没有来得及反抗,霍登就只感受到眼前一黑,瞬间断片。

  “噔。”

  宛若弹片敲打脑壳一般地微微震动一下,随即断片就结束了,可能也就是半秒不到而已,却真正能够感受到喉咙被死死掐住的恐惧感,然后视线又再次明亮起来,但霍登只来得及看到一股黑色泡沫。

  咕噜咕噜。

  咕噜咕噜。

  那黑色泡沫在卡桑敞开的肚子里翻滚着,一堆小小的触角窜出来,似乎正在竭尽全力地挣扎翻滚着,但那些痉挛的动作却终究没有能够逃脱,一点一点被黑色泡沫吞噬,最终全部消失,似乎从来不曾出现过——

  但如此形容也不太准确。

  因为卡桑的腹部和胸膛就这样大喇喇地敞开着,里面空荡荡的一片,残留着一些渣渣,却已经分辨不清楚。

  真正的内脏已经化作无数碎片,散落在尸体的周围,肠子、肾脏、心脏、肺部的碎片大大小小地满地都是。

  那些碎片和肉块都因为沾染了大部分黑色血液,以至于没有红色的视觉冲击力,反而有些不太真实。

  “那具没有一点生命气息的尸体就好像模型道具一般,而现场就是治安队用来教育新人的模拟授课现场。”

  但是全场秉持着如此想法的应该就只有霍登一个人,因为弥漫在空气之中的浓郁血腥味着实太过真实:

  夹杂着苦杏仁和铁锈的味道,还有一股刺鼻的腥臭味,始终挥之不去,这也证明了霍登刚才对于毒药的猜测,但如此直观而有效的方式着实太具有冲击力;那种味道似乎无处不在,并且正在通过毛孔缓缓渗透到血管和骨头之中,就好像铁线虫正在用力钻入毛孔一般,酥麻而冰冷,隐隐还带着疼痛。

  无论如何洗刷、无论如何逃避,似乎都没有办法消除那股腐烂的味道,绵绵不绝地渗透到衣服和皮肤之中,身体的角角落落都没有办法摆脱,胃部就开始剧烈痉挛起来,一股力量从脚底板蹿到头顶。

  呕!

  呕呕呕!

  从第一个呕吐声开始,随后全场就此起彼伏地开始呕吐,甚至有人顾不上自己的狼狈,手脚并用地爬在地上,一边逃离现场一边剧烈呕吐,即使吐到胆汁都已经往外翻,也依旧没有办法控制住身体。

  然后就有人直接一头栽到呕吐物之中,精疲力竭、灵魂出窍地躺在原地,根本顾不上自己的糟糕处境。

  此时此刻,就仿佛置身于阿修罗场,而在场没有人能够逃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免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