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

  雅各布的右手手腕依旧在汩汩流淌着血液,但他却浑然不在乎,整个人似乎被抽掉了脊梁般软倒在地,就这样躺在满地内脏碎片之中,那双写满哀伤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霍登,然后就这样大笑起来。

  肆意地放声大笑。

  那狂妄而悲伤的笑声在酒吧之中回荡着,旁若无人地狂笑着,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就这样迎接自己的结局,悲凉苦涩的情绪流淌出来,有些渗人,以至于现场越发混乱起来,人人都在试图逃离现场。

  此时,刚刚还在慢条斯理享受美酒的其他治安员才终于反应过来,准备上前帮忙,结果却被汹涌人潮带到门外,一个个生无可恋地被汹涌人潮冲了出去,一直等待人群缓缓散开,这才姗姗来迟地登场。

  整个过程描述起来似乎非常漫长,但其实也就是十秒左右而已,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得太快,雅各布爆发出了同归于尽的决绝,如果不是古兹明反应及时,还不知道后果到底如何——

  霍登完全不知道雅各布那些动作的用意,但推测过去,应该和毒药有关,而且应该是一个小范围的群体攻击,恐怕一旦成功得逞的话,酒吧里的旁观众人们都难以避免一场灾难。

  而霍登则是首当其冲。

  置身于人群之中的伊萨反应最为迅速,古兹明命中花蕾之后,她第一时间就前冲上步控制住雅各布。

  伊萨也担心雅各布可能还留有后手,她快速来到雅各布身边之后,双手做了一个莲花式的结印动作,而后就可以看到一层薄薄的蓝色电光笼罩住了雅各布,从脖子以下蔓延到脚底,严严实实地锁定。

  从气息来判断,应该是雷元素的模样,但具体原理,霍登就有些困惑。

  霍登有些好奇地想要上前探究一番,结果伊萨敏锐地抬起头来,用眼神制止了霍登,眉宇间透露出一丝凌厉。

  霍登也没有试图挑战伊萨的权威,乖巧地停下脚步,又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满脸老实地落座。

  伊萨这才收回视线,又紧接着右手轻轻一挥,指尖冒出一条米白色的缎带光晕,快速缠绕着雅各布的右手手腕,制造出一种类似于绷带的效果,暂时为雅各布止血,否则就这样持续不断地流血下去,可能就这样直接昏死过去了。

  这到底是人人都会的技能?还是中看不中用的技能?亦或者是治安队基础培训之中学习到的技能?

  因为灵能的存在,职业之间的界线到底是更加模糊?还是更加清晰?亦或者是还有打破霍登常规认知的部分?

  霍登注视着眼前这一幕,陷入自己的思绪;伊萨似乎能够感受到霍登的眼神温度,结束动作之后就转过头来,却发现霍登的视线朝着旁边的角落投射过去。

  顺着霍登的视线,伊萨又转过头去,然后就看到了正在试图将五脏六腑都呕吐出来的米洛,还有失魂落魄的迪米特里,两个人似乎都受到了强烈冲击,现在也有些心神恍惚——

  他们应该也完全没有预料到雅各布居然如此狠辣。

  此时终于进入现场的治安员,纷纷将米洛和迪米特里也控制了起来,接下来还需要他们协助调查。

  雅各布并没有再继续挣扎或者反抗,脸颊贴着地面,就那样疯狂地笑着,右手手腕的血液还在缓缓渗透出来,似乎染红了那一层米白色的光晕绷带,口水和鼻涕狼狈地流淌下来,嘴里却依旧在持续不断地重复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卡桑作威作福却能够逃脱责罚,而雅各布伸张正义却需要承担后果?为什么卡桑才是邪恶的一方却能够潇洒自如,而雅各布作为受害者却始终在生活底层沉沦?为什么?有谁能够回答为什么吗?

  霍登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双眼睛里的光亮就这样一点一点沉寂下去,明明还活着,却比死亡还可怕。

  一直等到治安员将他们三个人都带了出去,这一场死亡凶案,终于落下帷幕。

  但三位生还者的心绪恐怕短时间之内难以恢复,难以表述到底谁才是加害者谁才是受害者,令人唏嘘。

  而酒吧里的旁观者们则成为了另类的受害者。

  呕吐声和咒骂声此起彼伏,但经历过最开始的腿软阶段之后,人们似乎又恢复了过来,酒吧之外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起来,熙熙攘攘的议论声在隐隐涌动着,血腥现场还历历在目,亲历此事的众人都还没有能够恢复过来,旁观群众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再次骚动起来。

  受害者与加害者之间的纠缠,吃瓜群众们旁观热闹,却没有想到,围观现场演变成为了另外一个加害现场;然后,又有另外一批吃瓜群众前来围观,而此前的吃瓜群众们也变成了受害者。如同轮回。

  而这个循环似乎还将一次又一次地运转下去,看不到尽头,直到某天,自己也成为躺在地上的卡桑。

  可以想象,这起案件接下来一段时间势必将成为街头巷尾的最大谈资。

  伊萨终于控制住了场面,那些窸窸窣窣的议论声始终不绝于耳,但吃瓜群众们都已经被真心吓到了,不需要驱赶就已经全部退离到酒吧之外,室内正在逐渐安静下来,唯一的例外应该就是那个少年。

  拍拍制服上的尘土,伊萨转身面向少年,隐藏在阴影底下的脸色揣摩不出情绪,难以分辨是兴奋还是恐惧,亦或者是麻木。脑海里的思绪在翻涌着,而后伊萨就主动迈开脚步,眼神里带着探究的好奇上下打量着。

  “谢谢帮忙。如果不是你的话,恐怕这又要成为一件悬案了。”

  伊萨率先表示了感谢,却没有得到回应。

  想了想,伊萨又接着补充说道。

  “你应该知道,你的行为是正确的。不管死者是一个多么糟糕的人渣,凶手都没有终结对方生命的权力;你能够通过自己的智慧揭晓谜底,这是一件好事,千万不要把凶手的那些胡乱指责话语放在心上。”

  眼前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七岁十八岁的模样,意外破解了一个案件,却刚好遇到如此棘手的一个道德困境,不仅需要面对腥风血雨,而且还需要面对凶手的指责,难免心情出现波动,甚至可能一蹶不振。伊萨是真心不希望少年遭受到打击。

  “可惜了。”少年终于开口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免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