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布一直到离开的时候,嘴里依旧在絮絮叨叨地重复着“为什么”,那种内心深处滋生出来的绝望令人唏嘘。

  而雅各布将所有怒火和悲愤全部无差别地朝着在场吃瓜群众宣泄,甚至试图同归于尽,霍登更是主要目标,那股尖锐和锋利的负面情绪堪比利刃般狠狠刺在每个人的身上,似乎在指责现场旁观的每一个人。

  伊萨有些担心少年可能会内疚自责,然后被道德困境束缚住手脚,于是上前表示了安慰,但少年的回复却稍稍有些意外。

  “可惜了。”

  伊萨不确定自己听清楚了,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什么?”

  少年轻轻耸了耸肩膀,满脸扼腕的表情注视着地面,“那应该是一基斯一杯的金缎啤酒吧,真是可惜了。”

  金缎啤酒?

  伊萨顺着少年的视线望了过去,就可以看到散落在地上的酒杯和餐点,而少年正在注视的目标就是卡桑的酒杯。

  “……”满头黑线。伊萨转过头来,然后就可以看见少年端起自己的酒杯,细细品尝了一口,眉宇就这样舒展开来,流露出心满意足的神色,似乎正在全身感受着金缎啤酒的滋味,她也着实是……哭笑不得。

  看来,她的担心根本就没有必要。

  粗口已经来到了嘴边,但伊萨还是深呼吸一口气,强忍了下来,主动伸出右手,“岩渊下城区第八辖区凶案组中队长伊萨-维斯多姆。”

  少年端着酒杯的动作稍稍停顿了一下,就如同兔子受到惊吓一般,肩膀和手臂稍稍往后收缩了些许,而后露出一个礼貌而拘谨的笑容,“霍登-赫洛。”

  完全就是乖宝宝的模样,规矩而正式地握住伊萨的右手,略显拘谨地说道,“真的很抱歉,我刚才没有惹祸吧?”似乎现在才开始后怕。

  伊萨的眉尾轻轻一扬:

  难道说,刚才发生的一切全部都是亢奋状态之下的热血在沸腾?眼前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名学生吗?

  虽然反差有些巨大,却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肾上腺素的支配下,热血直接上头,无数人都可能表现出与平时不同的模样,迪米特里的冲动就是如此;而亲眼目睹凶案的霍登也未必没有可能,现在热血逐渐冷却下来,也就重新恢复了平常模样。

  只是,伊萨不太相信——看着那一杯保存完好的金缎啤酒,没有颠簸出一滴来,她就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伊萨总觉得眼前的少年值得细细研究,但此时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却也探究不出什么,只能暂时搁置。

  “不,你没有闯祸。恰恰相反,你做得非常出色,我们必须向你表示感谢。”伊萨微笑地说道。

  霍登的眼睛明亮起来,“那么,是否有奖励呢?”

  “……”伊萨不由再次被噎了噎,太阳穴开始跳动起来,第一反应就是想要骂人,但终究还是控制住了情绪,无可奈何地笑了起来,“我会尝试向分局申请的。毕竟你帮助解决了一起重要案件,死者家中应该会非常感谢。我回去看看,我能够做些什么。”

  说话间,身后就传来了治安员的呼唤声,他们需要收队了。

  伊萨再次细细打量了一番霍登,还是一无所获,总觉得隐隐哪里不太对劲,却又说不出来,最终只能放弃。

  再次点头打招呼之后,伊萨也就转身加入了治安队的行列,陆陆续续地离开了。

  站在酒吧正中央的古兹明则端了一个起手式,上下手掌之间可以看到滋生出一股一股小小的龙卷风,而后这些龙卷风就朝着地面推送出去,一个、两个、三个……一直增加到十五个,覆盖酒吧的角角落落,所有杂碎和赃物全部都掌控其中。

  再就是,小龙卷风一个接着一个开始汇合,演变成为一个大龙卷风,约莫半人高的模样,却没有停止运转,而是晃晃悠悠地朝着酒吧后门方向旋转过去,古兹明甚至不需要移动,就已经完成了所有清扫工作,酒吧又再次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就连空气之中那股浓郁的血腥味都已经消散得七七八八,残余些许淡淡的铁锈味道在提醒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原本以为,凶案现场至少需要保留一下情况,又或者是记录一下状况,但全部都没有。治安队甚至没有专门记录一下现场状况,也没有询问现场目击证人的证词——就连霍登这个关键人物都没有询问。

  酒吧很快就重新营业,原本以为那些吃瓜群众应该都被吓到了,却没有想到短短十分钟之后就再次热闹起来,附近居民一个个都没心没肺地聚集起来,甚至人潮还要更加汹涌,迫不及待地讨论着刚才这起事件。

  显然,这片大陆的侦查手段依旧处于相对原始的阶段,对于证据、现场的保存都非常粗糙。

  难怪伊萨表示,如果没有霍登的话,估计就无法解决案件了;也许,雅各布真的能够逃脱。

  “啪。”

  伴随着龙卷风在后门消散开来,悬挂在上空的白色照明也跟着散开,酒吧光线又重新恢复到了奶黄色的朦胧状态。

  霍登正前方的视野原本被伊萨阻挡住了,现在也重新打开,然后霍登就能够清晰察觉到古兹明的打量视线。

  古兹明站在汹涌人潮之中,微微收缩瞳孔,静静地注视着霍登,那双视线似乎能够穿透皮囊触及灵魂,如同猎人瞄准猎物一般,又仿佛先知探索未来一般,牢牢锁定霍登,细细打量着。

  空气凝滞。

  不同于伊萨刚才的问候,这一个视线打量好像能够看透霍登的真实面目:他不是原本的那个霍登-赫洛,而是一个外来者,占据着这个躯壳,正在行动。那种穿透后脑勺的锐利和深刻,令人不寒而栗。

  刹那间,霍登察觉到一种赤果感,所有的面具与盔甲都无法隐藏自己的赤果感;同时,他还能够隐隐约约察觉到些许淡淡的阳光气息——如同柠檬清香在水面飘荡一般,然后眼皮不由就开始发沉起来。

  有点类似于上午进入乌玛尼教会的感觉,但那种束缚感和滞涩感更加明显,若有似无的气息正在通过毛孔缓缓渗透,然后所有一切都变得透明清澈起来——从身体到灵魂都没有办法再继续隐藏秘密。

  等等,这不对劲!

  刚才经历雅各布所制造的血腥现场也没有感到害怕,但此刻霍登后背的汗毛却全部站立起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免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