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种陷入短暂时间窠臼的凝滞感,视野周围可以看到所有行人与景色都没有变化,然而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却延缓了下来——

  其实感受并不明显,只是一种若隐若现的微妙触感,但霍登能够明确感受到那股干爽柠檬气息的味道突兀地萦绕在鼻翼底下,警铃大作。

  这不对劲!

  霍登右手狠狠掐了大腿一下,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将自己从沉沉困意之中摆脱出来,然后转守为攻地主动出击,大步大步地朝着古兹明前进,身体隐隐可以感受到一种逆水行舟的阻力,但脚步还是成功来到了古兹明面前。

  哗啦。

  所有艰涩和疲倦的感觉就这样一扫而空,仿佛刚刚经历的一切都只是错觉,周遭的光线和声音都重新变得正常起来——并不明显,只是变得清晰,就好像微微有些犯困,现在困意消失了,仅仅只是如此。

  那种细致入微的感受,言语根本无法准确形容,甚至不由开始自我怀疑:难道那一切根本就不曾发生过。

  难道真的只是他的错觉吗?

  “嘿,古兹明。”

  霍登的脚步停了下来,面带微笑、神色如常地主动打起招呼,困境之下依旧落落大方地迎向对方的打量,“抱歉今天酒吧出现了骚乱。还好,我的酒水没有打翻,否则奈尔就要心疼了。”明亮的眼睛仿佛正在说:

  怎么样,我的表现不错吧?求表扬!

  古兹明轻轻颌首,表情没有太多变化,只是额头渗透出薄薄一层汗水,显示刚才连续操控灵能所带来的消耗,而如同鹰隼般的视线则隐藏起了锋芒,沉声说道,“真是好久不见。”

  “三个瘸子”酒吧就在赫洛兄弟住所的斜对面,每天进进出出,抬头不见低头见,一来二往之间也成为了点头之交。

  后来,赫洛兄弟偶尔前来酒吧打打牙祭;古兹明也经常为兄弟二人留意一些兼职打工的机会。

  否则,以奈尔的一份工资,两兄弟的独立生活恐怕还要更加艰难。他们着实不想再继续麻烦爱洛姨母了。

  虽然谈不上至交好友的过硬交情,但作为街坊邻居,古兹明确实帮了不少忙。对于赫洛兄弟的独立生活来说,他可以算是少数的熟人之一。

  过去这一周,奈尔出差、霍登失踪,赫洛兄弟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不曾现身;等霍登再次出现的时候,气质与性格似乎都发生了微妙的些许变化,古兹明的这一句“好久不见”,也就显得意味深长起来。

  但霍登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表面不露声色,有些拘谨地轻笑了两声。

  “为了准备塞克佩斯学院的入学考试,我正在闭关学习,完全忘记了时间,就连今天是周几都不记得了。如果不是储存食物已经全部清空,恐怕就要因为忘记时间而错过后天的考试了。距离我们上次见面,到底过去了多久来着?”

  霍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表示自己的窘迫。

  古兹明的眼神稍稍缓了缓,“免学费资格不仅仅考察实力,还需要一些运气,真的没有必要勉强自己。”

  霍登却是笑盈盈地说道,“不管如何,总是要竭尽全力地争取一下才行。至于结果,就交给坦姆齐男神吧。”

  虽然笑容满面,但隐藏在话语之中的坚韧与笃定却丝毫不为所动,这的确是古兹明所熟悉的那个霍登。

  再细细回想一下,霍登本来就是一个聪明细心的孩子,刚才能够敏锐地捕捉到现场细节,解决凶案,也并不稀奇。以前只是稍稍害羞内向一些,今天遭遇意外事故的冲击,小小的变化也可以看做是成长的一部分。

  古兹明的视线细细地打量着霍登那张年轻稚嫩的脸庞,话锋一转,“今天的午餐想吃什么,由我买单。”

  “真的吗?”霍登的眼睛猛地就明亮了起来。

  那欢快雀跃的喜悦毫无遮掩地流露出来,连带着古兹明的嘴角也轻轻上扬些许,点点头表示了确认。

  霍登却也没有多说什么,瞪圆眼睛盛满欢喜地注视着古兹明,由内而外流露出来的喜悦就是如此简单。

  但不久之后,古兹明就意识到这个眼神到底意味着什么了。

  “什么?”

  古兹明看着站在吧台前面的侍应生,目瞪口呆地注视着自己,却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如同见鬼一般。

  古兹明也没有过多询问,从侍应生手中接过点餐清单,视线轻轻一扫:足足四人份的餐点罗列得琳琅满目,确实有些骇人,“赫洛家的小子不是一个浪费食物的人呀”,古兹明有些意外地投去了视线。

  霍登已经离开了“三个瘸子”酒吧,他的位置已经清空,只留下桌面上的两个盘子,空荡荡的餐盘什么都没有留下。

  古兹明又朝着侍应生望了过去,“其他呢?”

  虽然句子并不完整,但侍应生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血布丁、岩渊鱼汤和牛杂碎没有吃完,其他全部清盘。”

  换而言之,四人份的餐点几乎全部一扫而空;而那些少数没有吃完的食物,更像是味道不合胃口而被剩下的厨余,而不像是担心撑坏肚子而刻意留下的食物。

  古兹明现在终于明白侍应生的震惊了,视线再次望向留在桌面上的甜点餐盘,没有留下一点残渣,不由地,眼底也闪过一丝浅浅的笑意,低低地说了一声,“那小子。”

  ……

  此时,正在推开住宅一楼大门的“那小子”,隐隐觉得耳朵有些痒,似乎有人正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

  他的脚步不由停顿下来,转头朝着“三个瘸子”酒吧投去视线:难道是自己点餐太过分了?那一顿午餐应该需要三基斯八托匹的模样,如果这笔费用自己购买食材回家烹饪,应该可以坚持一周的样子。

  “好像有点夸张了。但这是他主动提出的邀请,我又怎么能够辜负呢?没有人应该拒绝美食的恩赐。”

  这是对食物的尊重!同时也是对友谊的尊重!

  霍登毫无负担地重新转身,心安理得地推开大门,嘴里还在嘟囔着:应该不会因为自己的一顿饭就让酒吧今天的营业额遭遇危机……吧?

  随即就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当然不会。古兹明应该能够明白承诺的分量。”

  毕竟,他还没有敞开肚子吃呢。

  “嗯,就是这样。”霍登的脚步也就消失在了缓缓关闭的门板背后。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免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