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窗口稍稍探出脑袋,就可以看到青灰色的云朵层层叠叠地堆积在头顶之上,高远的苍穹似乎就在触手可及的不远处,黑压压的阴霾在城市低矮的建筑上空延伸而去,然后就可以看到一幢一幢肮脏的建筑朝着天际线远端一路铺陈。

  缺少阳光的照耀,灰扑扑的房屋透露着一股阴冷潮湿的破败,高耸入云的烟囱支撑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近的云层,浓郁呛鼻的烟雾已经开始运转,粗糙的颗粒如同火山灰一般在空气里一边打转一边飞舞,整个世界似乎越发肮脏起来。

  仅仅以阴霾密布的灰色天空作为依据,着实难以判断此时到底是一月还是八月。

  认真思考了一下,到底是响应床铺的号召,冒着梦魇再次缠身的危险闭上眼睛休息片刻;还是穿戴整齐外出探查,首先需要购买一些食物——半夜的小半块面包真的不够用,其次需要购买一份报纸。

  霍登选择了后者。

  原本以为,经历了一个过山车式的夜晚,现在应该非常疲倦,恨不得蜷缩在被窝里,狠狠地睡上四十八个小时;但出人意料地,精神格外清醒,些许紧张和胆怯,些许亢奋和好奇,还有些许警惕与防备。

  即使躺下来,估计也是烙煎饼,不如外出探听一下情况。

  霍登认真思考过,此时可能有人正在追杀自己的情况下,他是否应该隐藏行踪、假装死亡,低调地度过这段危险时期,静静地等待风头过去。

  但问题就在于,人生地不熟,他还能够隐藏到哪里去呢?对方有心的话,总是能够追查到他的行踪;更何况,他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弄清楚自己的状况,并且寻找破解谜题的办法,也许还能够抢在杀手上门之前,解决问题。

  坐以待毙,这不是霍登的行事风格。

  而且,最大限度地保持正常生活节奏,就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努力地融入城市千千万万人群之中,这才是霍登认为的最佳隐藏手段。

  打开衣柜,更换一套衣服。

  浅灰色无领衬衫搭配烟灰色马甲外套,深灰色工装裤搭配墨黑色皮鞋,最后戴上一顶深灰色的报童帽,这也就完成了整套装束。

  虽然整套服装略显老旧,但全部清洗干净并且熨烫整齐,领口与袖口部分暂时没有起毛,服装之上也没有无法抹去的污渍,简简单单的装束能够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学生气息。

  站在镜子面前,霍登正在打量着自己的倒影,却不是确认自己的装扮是否得体,而是在检查服装的细节:

  这非常非常接近地球之上英国的风格,再回想昨晚那些围观群众的装扮,就可以推断,这应该是类似于汉诺威王朝或者维多利亚时代的穿着风格。

  衬衫是每一位绅士的必备物品,只有码头工人才会穿着背心;但即使是一件衬衫也有明显的严格区别,越是贵族就越是繁琐、越是平民就越是简单。

  因为平民必须工作,衣着太过累赘,显然不利于日常劳作,于是那些繁琐的部分就被全部装卸下来。

  比如说,领子;再比如说,袖扣。

  还比如说,帽子——对于工人来说,鸭舌帽要比高顶礼帽方便许多。

  除此之外,材质也有着天差地别,丝绸最为昂贵,棉布则次之,亚麻依旧是使用最为广泛也最为便利的材料。虽然穿着在身上微微有些粗糙,但胜在便宜,而且轻薄通风,对于体力劳动者来说再好不过了。

  从衬衫到马甲再到领结和帽子,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外套,不同群体的整体穿衣风格保持大方向一致——

  这远远不如霍登所熟悉的社会来得繁复多样,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装扮,总是能够令人大开眼界乃至于大跌眼镜,但眼前这套似曾相识的装扮,却能够在细节之处体现出区别:

  不需要详细了解物价水平,就能够轻松判断出来,赫洛一家生活相对拮据但还是能够保证最低消费。

  霍登,就是一名普通穷学生。

  ……

  嘎吱,嘎吱。

  拾级而下的脚步在木制楼梯之上发出低低声响,隐隐约约还能够看到坠落的尘埃,总是让人忍不住担心,是不是什么时候就会分崩离析地散架;从三楼来到一楼,推开大门,清晨的喧嚣就扑面而来。

  “来自古兰的锡兰歌舞团即将于本周六正式登上岩渊大剧院的舞台。”

  “三王子加斯顿-龙骧殿下确认即将担任塞克佩斯学院的客座导师。”

  “德卡家族的小公主确定即将于下个月一日接受波马芙女神的洗礼。”

  站在暗红色报刊亭旁边来回踱步的报童,正在卖力地呼喊叫卖着,为清晨人来人往的繁忙街道增添一抹生机。

  霍登的脚步还没有来得及靠近,只是视线的一个接触,报童就敏锐地捕捉到了商机,一路小跑地迎了上来,“先生,请问你需要来一份’岩渊每日新闻报’吗?今天的头条新闻保证震撼,你会感兴趣的。”

  “给我一份。”霍登微笑地说道。

  “没问题!”报童高声呼喊着,似乎正在向周围其他路人炫耀着:这里刚刚卖出一份报纸,你们不来一份吗?

  正当霍登准备接过报纸的时候,却见报童抽出一份报纸,放在自己的左手手臂之上,右手虚握成拳,然后猛地张开五指,掌心浮现出一层薄薄的橘色光晕,贴着报纸表面轻轻滑过,整个动作缓慢却熟稔。

  隐隐地,霍登能够在周遭那些混杂而腥臭的味道之中,捕捉到一抹淡淡的炙热味道——“炙热”就是正确的形容词,没有用错,这种味道的触感就好像昨晚在自己指尖点燃火焰一样,难道报童也正在使用火焰?

  思绪流转之间,报童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扬起头来,朝着霍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千万不要被墨渍弄脏了手指。”紧接着,他就将报纸递给了霍登,“一托匹,谢谢先生。”

  原来,这是熨帖报纸吗?

  以前曾经听说过,英国贵族每天都必须完成这件事,由管家用熨斗来熨帖报纸,确保那些墨渍全部服服帖帖之后,然后报纸才能够出现在贵族老爷们的面前;却没有想到,今天能够近距离地亲眼目睹。

  而且,自己不是贵族老爷,也享受到了如此待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免费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